廢鋼資源的開發利用是需要從長計議的大事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18日  点击数: 【字體: 】 收藏 打印

  “現在,中國大地上已經有了近100億噸的鋼鐵儲備,每年有近2億噸的廢鋼産生,這兩個數字以後將有增無減。所以,對廢鋼資源的開發和循環利用是需要從長計議的大事。”中國鋼鐵工業協會黨委書記兼秘書長劉振江在4月26日召開的第十一屆中國金屬循環應用國際研討會暨中國廢鋼鐵應用協會六屆三次會員大會上分析指出。

  1月~2月份我國廢鋼比達到18.53%

  “十三五”翻番目標今年末有望提前實現

  劉振江在致辭中指出,經過兩年大力度的調整,中國鋼鐵工業在産能、産業結構、節能環保水平等方面步入了再平衡後的新階段,正以穩中求進的態勢進入高質量發展的新時代。

  關于中國廢鋼利用的問題,他指出,自2017年徹底清除“地條鋼”以後,廢鋼從“地條鋼”中遊離出來,一個流向是出口,另一個流向是進入長流程,曾經一度出現了廢鋼出口量激增和長流程多“吃”廢鋼的現象。經過一段時間的再平衡,現在慢慢趨于穩定。但這釋放了一個強烈的信號,即廢鋼是不可忽視的存在,必須把它利用好。

  據統計,2017年,全國粗鋼産量爲8.3億噸,同比增加2336萬噸,增幅爲2.9%;共消耗廢鋼鐵1.48億噸,同比增加5781萬噸,增幅爲64.2%。其中,轉爐消耗9672萬噸,占總消耗量的65%;電爐消耗5119萬噸,占總消耗量的35%。2017年,廢鋼單耗爲178千克/噸,同比增加66千克/噸,增幅爲59.4%。其中,轉爐廢鋼單耗爲128.2千克/噸,同比提高56.12千克/噸;電爐廢鋼單耗爲660.62千克/噸,同比提高44.12千克/噸。2017年,我國廢鋼比爲17.8%,同比提高6.6個百分點;電爐鋼比爲9.3%,同比提高2.1個百分點。

  中國廢鋼鐵應用協會(以下簡稱“廢鋼協會”)制定的《廢鋼鐵産業“十三五”發展規劃》提出,到2020年,我國廢鋼比要比“十二五”末翻一番,即達到20%。今年1月~2月份,廢鋼鐵應用比例達到18.53%,同比增加6.5個百分點。“20%的目標到今年末就有望提前實現。”中國廢鋼鐵應用協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李樹斌指出。

  支撐廢鋼鐵應用比例攀升的,是廢鋼鐵資源産生量大幅度增加。根據廢鋼協會統計,2017年全國廢鋼鐵資源産生總量爲2億噸,同比增加8000萬噸,增幅爲67%。其中,鋼鐵企業自産廢鋼4216萬噸,占資源總量的21%;社會采購廢鋼11030萬噸,占資源總量的55%;庫存1000萬噸,占資源總量的5%;從國外進口232萬噸,占資源總量的1%;鑄造企業消耗1500多萬噸,占資源總量的7.5%。還有2000多萬噸的廢鋼鐵資源沒有統計在內,占資源總量的10.5%。

  那麽,這2000多萬噸廢鋼鐵資源哪裏去了?業內專家分析有3種情況:一是雖然絕大部分中頻爐和“地條鋼”被清除了,但在偏遠和隱蔽的地區仍有生産的迹象;二是多數被查處的中頻爐企業也有電弧爐設備,在中頻爐被拆掉後,電弧爐很快投産;三是新上的電弧爐産能已經釋放或正在建設中,造成電極價格居高不降,廢鋼資源比較緊張。

  國際廢鋼消耗方面,據國際回收局(BIR)公布的數據,2017年,全球廢鋼消費量爲6.2億噸,同比增長10.7%。在2017年世界粗鋼産量中,轉爐鋼産量爲12.53億噸,占總産量的74.8%;電爐鋼産量爲4.22億噸,占總産量的25.19%(不包括中國,占總産量42.1%)。2017年,我國電爐鋼産量爲7449萬噸,占我國粗鋼總産量的9.3%。

  廢鋼應用:“前景非常好,問題也很多”

  “廢鋼鐵循環應用的前景非常好,但問題也很多,應當加快産業規模化、綠色化、健康化發展。”工信部節能與綜合利用司司長高雲虎在會上指出。

  劉振江在講話中指出,中國鋼鐵工業的工藝流程中,長流程居多,鐵鋼比高。這不是中國人故意的,而是各種因素決定的。不過,流程再造是中國鋼鐵工藝結構調整的重要內容,從廢鋼資源、電力儲備到環保節能,降低鐵鋼比是必然趨勢。同時,它又有個遵循規律,從客觀條件出發循序漸進的過程,上電爐也不能一哄而起。

  “在這個漸進過程中,必然要經過若幹個再平衡。現在長流程‘吃’廢鋼一是受比例限制,‘吃’多了容易影響鋼材質量;二是受廢鋼價格的影響,價格太高效益不合算,企業也不會多用。”劉振江進一步指出。

  對于廢鋼鐵回收利用中存在的問題,李樹斌將其概括爲以下幾點:

  一是我國廢鋼鐵循環利用率與全球平均水平相比還比較低。“十二五”期間我國煉鋼平均廢鋼比爲11.5%,今年1月~2月份是18.53%。這與“十三五”規劃目標還有差距,與國際平均水平和發達國家相比還有很大發展空間,應引起高度重視。行業專家們分析預測,隨著“地條鋼”的去除和廢鋼鐵資源量的攀升,“十三五”期間我國廢鋼鐵應用比例的提升空間很大。

  二是目前國家對利用廢鋼鐵煉鋼和短流程煉鋼的政策措施有待進一步強化。

  三是財稅〔2015〕78號文件對廢鋼鐵准入企業即征即退的優惠政策沒有完全兌現,實施細則還沒有出台。據去年第三季度協會對工信部前5批180家廢鋼鐵加工准入企業進行網上調研的結果顯示,只有66家企業享受了退稅政策,占准入企業總數的37%。圍繞這一問題,幾家協會已向財政部和國家稅務總局打報告,反映訴求,爭取將退稅比例由現在30%提高至50%~70%。

  四是部分鋼鐵企業多用廢鋼、少用鐵礦石的舉措還沒有真正落地。廢鋼單耗差距較大,好的鋼鐵企業廢鋼比達到20%以上,最高的達到35%;低的只有10%~12%,個別企業甚至低于10%。

  廢鋼産業前景:“很有價值,充滿希望”

  2017年前4個月,廢鋼市場價格一度下滑,主要原因是打擊“地條鋼”後,社會資源供大于求;從5月份開始價格一路上揚。重型廢鋼價格從去年第四季度到今年3月上旬一直在2800元/噸(含稅價)左右徘徊,局部地區達到3000元/噸(含稅價),創近6年來的曆史新高。目前這種價格能維持多久、會不會出現大的波動是業內關心的焦點。廢鋼協會秘書處多次召開座談會、進行調研,征求一些業內人士和專家的意見,分析認爲,廢鋼鐵市場的價格水平到今年上半年不會出現大的波動,更不會出現2015年斷崖式的下滑。

  2018年廢鋼鐵市場價格會呈現出怎樣的態勢?最近全國鋼材市場價格出現了一定幅度的下滑,主要是受美國提出對中國出口商品增加關稅、單邊搞貿易摩擦的影響。鋼材期貨、市場價格和股市都出現了很大的波動,鋼材價格下降了500元/噸~600元/噸,個別品種價格波動幅度更大,廢鋼鐵的價格同樣受到很大沖擊。僅以沙鋼爲例,3月中旬沙鋼采購廢鋼價格由2760元/噸(含稅價)降至2280元/噸,降幅達17%。“這種狀態,我們要靜觀其變。”李樹斌強調。

  對全年廢鋼鐵市場價格的走勢,李樹斌認爲,廢鋼價格與鋼材價格是聯動的,與鐵水成本是相關的。只要鋼材市場價格堅挺,鋼鐵企業利潤有保障,廢鋼需求量就不會大量減少,廢鋼價格也不會大幅走低,但也不會出現大的攀升。重型廢鋼價格在2500元/噸(含稅價)上下浮動是合理的。如果廢鋼價格過高,與鐵水成本差距拉大,鋼企必然多用鐵礦石少用廢鋼鐵。

  他进一步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全国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只会增加不会减少,“一带一路”建设拉动作用逐步呈现,宏观经济环境仍将保持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鋼鐵産品需求将保持相对稳定。特别是下游产业高质量发展的特征非常明显,步伐正进一步加快,对鋼鐵産品质量性能的要求不断提高,高端需求仍有较好的增长潜力。两年来,我国化解了1.2亿吨的钢铁产能,清除了“地条钢”,使市场环境发生了明显变化,钢材表观消费量应有上升空间,所以我们认为今年废钢价格躲过美国单边贸易战后不会出现大起大落,随着钢价提高,废钢市场价格还会有所反弹。另外,李克强总理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化解钢铁产能3000万吨。以上这些对实现今年钢铁行业的平稳运行仍将发挥积极的作用,如市场需要,钢铁企业的产量应有增长的空间,不会出现供大于求的情况。

  對于廢鋼鐵産業的發展前景,李樹斌分析指出,隨著鋼鐵積蓄量的不斷增加,“十三五”也是社會廢鋼鐵資源量的重要攀升期,更是提高廢鋼鐵應用比例助力我國鋼鐵工業綠色發展的關鍵期。

  隨著國家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不斷深入,鋼鐵企業特別是廢鋼鐵加工企業迎來了自身發展的大好時機。環保法實施和環保督查力度的不斷加大、全國各地碳排放交易系統的建立都爲廢鋼鐵産業的發展創造了條件。工信部發布的《工業綠色發展規劃(2016-2020年)》提出“到2020年廢鋼鐵回收利用量達到1.5億噸”的目標,到今年末就可以提前實現。它標志著我國鋼鐵工業大規模應用廢鋼鐵的時代已經到來。

  對于廢鋼産業的發展,劉振江寄予厚望:“對現在的廢鋼利用要從長計議,從開發到循環利用都需要長遠考慮、認真規劃。作爲一個産業,從廢鋼回收開始,到加工、配送、環保處理、質量保證、相關標准和市場監管都要到位,整套體系都要完善。這是一個大的系統工程,也是一個開放的市場,很有價值,充滿希望。中國鋼鐵工業需要廢鋼,希望中國的廢鋼産業不斷發展壯大。”

  此次會議由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和中國廢鋼鐵應用協會主辦,中國貿促會冶金行業分會承辦,來自國家發改委、工信部、鋼協等單位的領導,以及鋼鐵企業、廢鋼加工企業、廢鋼加工設備生産企業等單位的代表共400余人參加了會議。